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
第一百三十四章 梦醒3

作品:mzd娱乐平台 作者: 糖宝 更新时间:2018-05-16

  正在南叶蓁准备睡觉时,惊然发现武功高强的慕棠居然被几个无不经传的小喽啰给打晕了,这让南叶蓁气不打一处来,要知道当初自己差点死在慕棠的手下。南叶蓁可不想承认自己还不上几个小喽啰,南叶蓁正准备出手,一道冷冽的声音忽然传来,“不想死的话,便放开我们小主子。”两个身穿白衣脸色清冷的女人忽地从天而降,看衣着打扮显但是媚宫的人。

  南叶蓁收回手,这几个小小的虾兵虾将还绝对不可能会媚宫人的对手。果然,没有几下,那些喽啰便被那媚宫人打的连连倒退,南叶蓁有点儿纠结慕棠的事情,他到底管还是不管?说心里话,他真没有兴趣跟媚宫打交道,因此看到慕棠安全了,便打算闪人了。然南叶蓁刚刚要转身,刷刷的两下,那两个媚宫的侍女居然被杀了,身上还插着银镖。跟着一个淡粉的身影便闪了出来,南叶蓁神情一变,又是一惊,来人居然是孟染,不过,南叶蓁转念一想,孟染是慕棠的妻子,尽管有点儿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杀了媚宫的侍女,然她应该不会害慕棠。

  慕棠没有事情,南叶蓁便放下心了,打算等孟染带着慕棠离开,他也便离开了。孟染摇了摇慕棠,她低低的唤道:“慕棠哥哥,你醒醒,慕棠哥哥,你醒醒啊,慕棠哥哥……”孟染连着叫了好几声,慕棠都没有任何的反应,孟染缓缓勾出一抹笑,她似乎有点儿放心了,看着慕棠沉睡的面庞,她眼中闪出一抹森冷的寒意,她从怀里取出一枚银镖,随即便毫不犹豫的划破了慕棠的手背,鲜血顿时流了出来。孟染没有任何担忧,冷冷的笑道:“慕棠,我希望你能够睡上个三天三夜,这样我便能够方便带你去应该去的地方了。慕棠,你便这么睡吧。”似乎是放心了,孟染眼中闪过一丝丝不同寻常的情绪,她自怀中掏出一块刀片,她的眸光倏然变得极其锐利,她一下子便割破了慕棠的手背,又轻哼了一声,“慕棠,你睡吧,我希望你能够睡上个五六天,这样我才能够带你到你该去的地方。”

  南叶蓁耳力一向非常好,然他听到孟染这样说,还是有点儿难以置信,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便全部敛去了,孟染究竟在打什么主意,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慕棠,慕棠应该去的地方又是什么地方?南叶蓁还记得因为缡樱络,他还欠着慕棠一个人情。孟染挥了挥手,立刻有几个人从树林里闪了出来,甜蜜拖走了慕棠,南叶蓁很小心的跟上了他们。

  两天后,沉静的媚宫里忽然传来了一声极其愤怒的怒斥,“怎么回事情?这都好几天了,你们还没有找到你们小主子不说,便已经搭入了两条命?怎么会这样啊?难不成媚宫的人全部都是笨蛋、废物吗?”

  “回主子。”媚岚仔细检查了两位死去侍女的尸体,她脸上便流露出一抹惊愕,“她们都是被人偷袭至死的,偷袭她们的那个人非常擅长使用这种暗器,可以说例不虚发。以媚岚看来,能够做到这个境地的,只有江湖四大家的孟家的。”

  “孟家的人除了那个孟染,不是都已经死绝了吗?可孟染不是慕棠的妻子吗?她怎么还会这样做啊?难道孟染是想要跟我们媚宫为敌?”

  “回主子,以小主子的功夫,如果没有其他的原因,小主子是不可能被任何抓住的。”媚岚低垂着头道。

  “你们快让派人去探查消息。媚岚,你去接回小主子,我随后便到。媚瑶留下来打理媚宫的事情。我倒要看看,慕棠是不是也想要背叛我媚宫。”戴着面纱的人把这些话说得咬牙切齿,她好似是把每个字眼都狠狠的咬碎了才吐了出来。媚绵在一旁低着头,她心底一阵阵的发寒,这么多年的主仆了,她实在替慕棠担心。

  “是,主子。”

  晴朗的天空中有微风轻轻的拂过,风中有新鲜的花草芬芳沁人心脾。时光便是这样随风流走了,不带一丝一毫的眷恋,那些美好的回忆,便如同花瓣一样消逝在飞扬的风里,纵然记忆再美好,也不能够再回到从前了。

  慕棠醒来,孟染便坐在他的身边,她好像已经坐了很久很久,那背脊笔直恍若化石一般,脸上也好像结了冰,看不出什么情绪,那双原本清澈双眸宛若暗夜里沉寂的大海,平静的无波无波,只在他睁开眼的瞬间,她那苍白的小脸上菜慢慢露出一抹笑意,似是担心的模样,“慕棠哥哥,你醒了?”

  “孟染?是你?”慕棠的眼眸没有了往常的清澈干净,而是变得有点儿模糊不清,似乎有无数的尘埃笼罩在眼前,一如他现下的心,即使是再疼得无法遏制,依旧惘然无措。

  孟染温柔地笑了笑,睫毛在她洁白如玉的面容上投下了两抹淡淡的乌黑阴影,“慕棠哥哥,我是孟染啊,你醒了?慕棠哥哥,你感觉好些了吗?慕棠哥哥,你要不要喝水?”

  “孟染,对不起。”慕棠想说什么,然他发现他只能够说的便只有这三个字。他的心口好像要涨起来了,又好似被什么给挖空了,空洞而撕疼,有些人,有些情意,他注定这辈子还不起了……

  “不要说对不起,这不是慕棠哥哥的错,孟染心里明白道。”孟染善解人意的道,她微微的侧过身去,她掀开了一直密密实实垂拉着的帘子,他偷偷的看了眼车外,精明的眼神光芒一闪,她随即又将视线移到慕棠身上,“慕棠哥哥几次会丢下孟染而离开,一定是有急事要忙。孟染理解你,孟染可以不问的,慕棠哥哥做的是大事情,孟染不应该过问。”孟染说话柔声细语的,她仿佛便是一位正被父母养在深闺的娇柔小姐,而不是那个会灵活飞镖干脆杀人的江湖儿女。

  慕棠没有话可以接,茫茫中感觉他不由自主的滑向无尽幽深,再繁复的心都会在第一时间沉寂下来。孟染说的,他当然记得,他是因晚儿才匆匆离开的,此后,他有好几次想和孟染联系,却始终都没有找到孟染的下落。

  一时马车内出奇的宁静,静得慕棠能够听到他的心跳,有股子难以遏制的疼,他只是感觉他的世界变得愈来愈黑,乌黑乌黑的,一点点的沉没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砸在坚冷的地上他。怔忡了会儿,这才扶着地毯,缓缓的坐直了身体,“孟染,我是因晚儿中毒才离开了客栈。后来,我也是因为她,我才暂时离开了我们住的屋,等我回去时候,我发现你便不见了。孟染,你去什么地方了?你有没有受什么委屈?”

  “没有。”孟染笑得非常勉强,她脸上忽明忽暗,在黄色的暗光里,她显得是那的么孤单纤小,那双美丽的大眼里也缺乏了往日里的神色,空洞而悲伤,流淌出了晶莹的泪水。“只要能够再见到慕棠哥哥,孟染便什么都无所谓了。”孟染转过脸用丝绢去擦眼泪。

  “孟染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慕棠清醒了些,他看见一缕阳光,透过了雕花窗子,倾洒在了马车内,那些细碎的灰尘在这光亮下非常欢快的跳跃着。“孟染。”慕棠的心里依旧是空落落的,无处可依,他感觉他整个人都被人给掏空了,是残缺了不完整的,然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缺了什么东西,总之,他是残破不完整的,不能够再支撑住那可悲的灵魂。

  “慕棠哥哥,你别再问了?”孟染忽然转身扑进了慕棠怀里,她眼睛里映着灿烂星子的光辉,纤长的睫毛不受控制的微微的颤着,“慕棠哥哥,孟染求你了,你别再问了。”

  “好!”慕棠记得他曾经答应过一个人,不论发生什么事情,只要她不愿意说,那他便不问她,因此,她连她怎么会忽然便消失不见了,他还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慕棠依旧是昏昏沉沉的,没有什么精神,即使他已经很努力去清醒了,然如有千斤重石压在他的头上,他的灵魂似乎已经漂走了,没有任何思考,没有什么回忆,混沌而麻木的。一天之内,慕棠只能够有一两个时辰是勉强可以清醒的,其他的时候,他整个人都空虚的,浑浑噩噩的。对于孟染,对于媚晚,对于晚儿,慕棠依旧无法选择他应该何去何从。他的心好像被硬生生劈成了两半,一半还受理智的控制着,那样的沉静无澜,还一半不受任何理智的控制,汹涌的好像快要脱出他躯体一样,那些繁多复杂的情绪横冲直撞着,险险便要冲破他的心脏。

  而除此外的时间,慕棠还是浑浑噩噩的,有时候与孟染说着说着话他,便昏睡过去了,他还会做些奇怪的梦,每一个恍惚的梦境里,都充满了许许多多的美好,即使在梦里,他都有点儿不敢相信。这些梦,连成了一场极其盛大的梦魇,汇成最深最黑的地狱,望不见底,没有尽头。从他记事起,离开媚宫前与媚晚相处的那段珍贵的日子,媚晚的教导,媚晚的要求,媚晚的严厉……和晚儿相识、相处的点点滴滴,晚儿的香气,晚儿的笑容,晚儿的聪明,晚儿的温暖,晚儿的舞蹈,晚儿喜怒无常,晚儿神秘莫测……

  梦中的人慢慢的交织在一起,一会儿是晚儿,一会儿又成了媚晚,分不清,他梦见的那个人,究竟是什么人。便如他在媚宫那会儿画的画,她是媚晚又似乎是晚儿,便恍若她们根本便是同一个人,那样熟悉的容颜,那样熟悉的笑容,那样熟悉的幽香,那样熟悉的气息,还有那样熟悉的温度,唯有那还素那个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眸中,再找不到任何的情意,只有无处可以排遣的忧郁……然而,如此这般荒缡的梦,慕棠却只愿能够这样继续下去……呵呵,慕棠,你当真是个无耻下流的混账!他们,可都是你敬重的人,是你没有资格爱上的人,你居然还想要三心二意!慕棠……你简直是连畜生也不如!

  “小姐,我们到了。”

  “慕棠哥哥。”孟染柔声唤道,勾起唇角,娇然一笑,那浅浅的笑,好似是暖暖的春光,“慕棠哥哥,我们到了。”孟染先下了马车,慕棠看了她眼,她此刻便在他眼前,他们明明这么近,可他们隔着一道无看不见的墙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打破。他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,随即便低垂着头出来,那些不断飘落的花瓣叶子,纷纷飘落下来,那些被大火烧的发黑的树杆,在寒风中瑟瑟的颤抖,唯有本被毁掉的孟家一如初见。

  慕棠眼前恍恍惚惚,有种回到了当初刚出风宫那会儿的感觉。便是在这儿,茂密的树木,翠绿的叶子,娇艳的花儿,他和晚儿交手,娶了孟染。从一开始便错了,从赫连媚婉开始便错了。赫连媚婉死了,晚儿没了,主子的愤怒,还有孟染的孩子……如果没有他的话,这些事情便很可能不会发生。一幕幕往事彷若便发生在昨天,然这会儿已是天涯。那些猛然袭上心头的绞痛让慕棠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。

  “慕棠哥哥。”孟染牵起慕棠的手,无视他手瞬间的僵硬,她抿了抿唇,粉嫩嫩的双唇便勾成一优美线条,“慕棠哥哥我们回家了。”

  “家?”慕棠若有若无一声叹息,他的心底被刺了一下,心口仿佛被许多重物所压,一股难以窒息的感觉慢慢的涌上了他的心头,冲得他苑本便非常混沌的思绪变得更加繁琐。这儿是孟染的家,然这儿绝不是他的家,尽管他与孟染有夫妻名义,然在他心里面,媚宫才是他的家。有媚晚在的地方,才是他的家。于他而言,有媚晚在,无论是什么地方,都是最安心的,然如今,他着实补知道自己该以何面目面对媚晚以及死去的孩儿……

  “对,孟染的家便是慕棠哥哥的家。慕棠哥哥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孟染双手抱住慕棠的手,她轻咬双唇,犹豫了片刻,突地又粲然一笑,将语气放更加柔软,“慕棠哥哥,你都忘记了吗?我们可是夫妻。”

  夫妻?慕棠猛地抽回了被孟染牵着手,他心里说不出是羞愧还是郁闷,生生卡在他的喉头,怎么也咽不下去,也吐不出来,他的胸口只能上下起伏着,他对孟染从来没有过夫妻情意,而且,孟染还年轻,她把大好的青春时光耗费在他这个对她根本便无情无义的人身上,这值得吗?而他已经负了晚儿,伤了媚晚,他不能够再让孟染一生被他的所累。

  孟染脸上盈盈的笑意渐渐的隐去了,她不可思议瞪着慕棠,她举在空中的手有点儿僵硬地放下,慕棠垂下了眼睑,黯淡的光芒从他眼眸中慢吞吞的滑过,他再次抬眸,已是非常清明,“对不起,孟染。我们谈谈好吗?”每个字都有着千斤的沉重,然他还是很努力说出来了。

  孟染瞅着慕棠的神色,他脸上忽明忽暗的,她很轻易便能够猜出他此刻心中的真实想法。她凝视着他许久,很想和她争论,然最终她深深的吸一口气,只是有点儿楚楚可怜低下了头,“好,与哥哥,我都挺你的。”慕棠的眉宇间变得有点儿沉重,他欠了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尤其是孟染……不管怎样,他都倾尽所有来弥补她。

  孟染把慕棠带到了客厅,厅内明亮宽敞,雕梁画栋,檀木插屏。仆人送来了茶水,孟染微微的抿了下苍白的唇,“慕棠哥哥,你先休息一会儿。我先回屋子里收拾一下,我过会儿再来陪你,好不好?”

  慕棠点了一点头,孟染甜笑了下,她眼底深处难以掩住那抹浓浓失落,她低声嘱托了仆人几句,便低垂着头匆匆离开了。慕棠独自坐在客厅,望着窗前变得光秃秃的树木,心底涌起了太多痛楚,几乎将他淹没,对于孟染,慕棠心里面有太多的愧疚和亏欠。

  慕棠等了许久,正昏昏沉沉中,孟染才来,人还没入门,便传来了一阵阵香风,慕棠转头,看见孟染,浓密的发丝高高挽起,流水般顺滑,映衬着她白皙俊美的脸庞,一身粉色罗裙,那样的娇娆艳丽,mzd娱乐平台:衬着她那双明亮的眸子。她的五官精致,可以说是无可挑剔。她的妆容很精致,睫毛长长的,微微的半敛着,遮盖住那精光四射眼神。她的神情既不幽怨也不娇媚,百年那样清清浅浅的,透露出了千万种风情。

  慕棠不是很喜欢孟染身上的香味,太过于浓烈张扬,全然不似他们初见那会儿的清爽。慕棠有点儿不太舒服。印象里,慕棠并不讨厌花草的香味,他甚至还有喜欢,然都是那种清清冷冷的香气。孟染真的很美很美,即便是不做任何的打扮便已经非常的娇媚动人,江湖第一美女的头衔并非是浪得虚名啊,而,她再经过精心的打扮后,更是显得容貌绝色,让人只感觉惊为天人。慕棠看着她,对着她那双能够勾人魂魄的眼眸,他心下又是微微轻颤,始终总感觉这样子的孟染少了什么东西。

  孟染只有美貌和娇气,除此以外,再也找不到其他了,闻着她身上的香味,慕棠甚至有种想要离开的念头。而媚晚,在沙镇地时候,虽然她面纱下的容颜看的不清晰,却让慕棠忍不住想靠近。媚晚的那种美,即使跟着面纱,都会让人在不觉中敬仰,自卑,便如同天上的明月,可以遥遥的凝望着,始终是没有法子能够触及的,更不可能拥有,什么人到了她面前,都不过是那萦绕在明月周围四下的萤火虫,只能够沐浴它洒下来的那些微弱光芒,即使终年环绕着她,依旧无法触碰到她丝毫,咫尺便是天涯,终究是那么的遥不可及。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,那可能是孟染便是作为女人的美,男子会感到非常惊艳,会不由自主的想要爱护她守护她疼爱她。然晚媚的美,根本便不在于她是个女人,她的那种美简直便是神仙早就的勾人心魂,不论是男女,任何人只要见了她的第一眼,都会心甘情愿的被她的美所倾倒,也可能是因为敬畏她那种由内而外发出气场感到恐惧,她的美无人可比,便如常言里说的那样:不若凡人。晚媚,她似神似妖似魔,便是不似凡人。

  慕棠转过头,看着孟染,然他脑海中浮出来的依旧晚媚的模样,他心头微微沉了一下,并不理解孟染为什么会如此精心打扮,这样的意义何在。

  孟染慢慢的走到慕棠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,她眼中微露几丝柔情,柔声细语的道,“慕棠哥哥。”孟染双手端起茶壶给慕棠添热茶水,她的唇角边却泛起了一丝深不可测的笑意。

  慕棠回过头,他微微的笑了笑,“谢谢你,孟染。”

  孟染淡淡地浅笑,话里带着几丝娇嗔,“慕棠哥哥,你怎么跟孟染生疏了呢!慕棠哥哥,孟染是你的妻子,这些事情,可都是孟染份内的事情,都是孟染应该做的。”

  慕棠微微有点儿僵硬,他停了半晌,甚至连呼吸都要摒住了,“孟染,对不起。我想我们……”

  孟染垂眸掩住哪行无法压抑的情绪,“慕棠哥哥,你便真这么狠心吗?慕棠哥哥,真的便不能够再给我一个机会吗?孟染真的很爱很爱你,孟染不能够没有你。”

  “孟染,不是的!是我配不上你。”慕棠表情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裂痕,他自嘲似的扯出一个苦笑,他慢慢的抬起头,仰脸看向窗外的明月,此刻的他心里比孟染更加难受,然而,他连难过和哭泣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孟染忽然蓦的抓住了慕棠冰冷的手,她低声恳求道,“慕棠哥哥,你不要这么说?”孟染按捺着心头的不满和烦躁,她深深的吸一口气,压住喉咙里哽咽,语气也变得更加悲戚,似乎是肝肠寸断,“慕棠哥哥,是我长得不美?还是我真的比不上你家主子吗,慕棠哥哥?”

  “孟染,不关我家主子的事情。是我的事情。孟染,你真的很美。”慕棠顿了一下,他的声音很明显变得微弱了几分,他眨了眨双眼缓解干涩酸痛,转眼望向窗外,只见太阳正散发着一种诡异的红光,慢吞吞的沉入了黑暗中,便好似正在一点点的死去。他轻轻的叹了口气,那沉浸在昏黄夕阳下的轮廓也开始变得模糊了,深深浅的浅,带着一种怎么也化不开的忧愁。

  “慕棠哥哥,为什么啊?慕棠哥哥,明明只有我和你才相配,可你却不喜欢我?慕棠哥哥,为什么你宁愿要媚晚那个老女人都不肯要我?慕棠哥哥,她打了我的孩子,你还不怪她,你还维护她。她处心积虑的破坏我们的婚姻,害我们变得生疏,你却还说什么不关她的事?慕棠哥哥,你还骗我啊!慕棠哥哥,亏我还那么信你。”孟染闻言心神变得大乱,忽然她便激动起来,她抬手打翻了茶几上的茶杯,“慕棠哥哥,如果不是媚晚仗着是你主子,她不要脸不知廉耻的勾引你,以慕棠哥哥你那种性子,你怎么可能和她做出违背世俗的事情。慕棠哥哥,我知道你是无辜的,都是媚晚那个娼妇在勾引你的。媚晚便是个不要脸不知廉耻的娼妇,慕棠哥哥,一定是她用了什么下流的招数迷惑了你。慕棠哥哥,我看啊,媚晚一定是……”

  “孟染,不准你侮辱我家主子。”慕棠略带怒气的声音打断了孟染,他对孟染有很多亏欠,然同样的,对于他家主子媚晚,他更有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愫。

  “我为什么不能够说啊?”孟染忽然掀掉了茶几,随即有抬起了头望向慕棠,她脸上的表情也微微的扭曲着,“慕棠哥哥,我可都是为了你好。慕棠哥哥,你好好想想,你感觉媚晚她会爱你吗?她那么大岁数了,经历的人绝不只有你一个。她根本不可能像我一样只爱你一个人!慕棠哥哥,你真的需要好好想想,她怎么可能会是真心爱你,她不顾廉耻的和你苟且,不过是因为她身体太过于空虚寂寞,想找个男人打发下而已。媚晚根本是个不要脸的女魔头,她不会对你好的,慕棠哥哥,她只会毁了你的……”

  “孟染,住口!”慕棠拍了下桌子,他捏了捏拳头,调整了下语气才道,“孟染,你骂我可以,然请你不要再侮辱我家主子。我尊重你,我也请你尊重我家主子。何况,我和我家主子之间的事情,你根本便不知道,这所有的事情,也不是我家主子的错。都是我一人的过错。我和你之间,更是和我家主子无关。你可以怨我恨我,然你不能够怨恨我家主子,对不起你的,只有是我。”

  “怎么便无关了?”孟染不可思议瞪着慕棠,她的眼眶瞬间便红了一圈,冷意也在眼底深处的缓缓的凝聚起来,“慕棠哥哥,你不是因为她那个老女人才不想要我的吗?”她可是武林第一美人啊。孟染愈想愈委屈,苍白没有血色的脸,却不显有丝毫的弱势,此刻的孟染全然不见了往日那种大家闺秀风范,“慕棠哥哥,你说,我什么地方比不上媚晚的?她有什么好啊,她那么大岁数了不说,她还整天戴着个鬼面纱,不敢以她的真容示人,什么‘媚绝’,我看她根本便是个见不得人丑八怪,她一定是人不人鬼不鬼的,江湖人说她心狠手辣,可我感觉她根本不是无情,而是滥情,她明明比你大,是你家主子,她还是和你发生了那种不要脸的事情。”孟染委屈的眼泪一颗颗的掉下来,她情绪也变得愈发激动,她大声喊道:“慕棠哥哥,你说,是你家主子要你娶我的,那现在又是她要你不要我吗?慕棠哥哥,你家主子究竟有什么啊,你怎么什么都听她的,慕棠哥哥,你便没有主见吗?慕棠哥哥,你家主子要你娶我,你便娶,你家主子要你不要我了,你便不要我了,便想要弃我如敝履?”

  “不是的,孟染,你真的误会了!我家主子从来都没有要我这么做,是我自己的想法。其实,当初之所以会娶你,完全都是因我家主子的命令,不是我的本意。然如今,我与你休离,和我家主子一点关系都没有。真的是我的主意啊。孟染,你不要误会了!我和我家主子会发生那种事情,完全是因为我被缡樱络下了药,不解除这个药,我便会死,我家主子她只是给我解毒而已。”慕棠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不得已只能够说出了实情,他自知他绝不能够怪孟染,但是媚晚根本没做错什么事情,都是因为自己,媚晚的声名才会遭受污损。“孟染,一切的事情都是我的错。如果我当初没有听从主子的命令娶你,便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,我也便不会辜负你了。”

  “哼!你也知道自己辜负我,那你还想要抛弃我?”孟染的脸上已没有了什么血色,她死死的瞪着慕棠,原本纯净的眼里各种情绪翻滚,眼中露出冷光,他怒不可遏的脱口道,“慕棠,你们真是好笑,真是可耻!药又如何?是她那么好心,还是你便那么怕死了。哼,不管什么原因!她都是你主子,什么人都可以给你解药,便是她不可以。我看你,你们不但是不知廉耻苟且,你们还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乱伦。媚宫真不愧是江湖上人人所不耻的魔宫,有你们乱伦,肥滚滚能够好了才怪

  乱伦!慕棠在孟染的嘲笑中,惨白了了一张脸,他双唇的一点血色也在一点点的褪尽,他一直都刻意的避开去想不符合伦理道德的这一层,不敢去轻易碰触,这会儿却被孟染便这么轻易的戳中了。

  看见慕棠僵立住了,脸色极其的苍白,孟染眼底深处涌现出了层层的乌云,她深深的吸了口气,放柔了语气,“你现在后悔,你还来得及,慕棠哥哥。”

  “我怎么来得及?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的事情,我还有回旋更改的余地吗?”慕棠垂下了眼睑,他的声音有点儿干涩沙哑,她的心口更是像被熊熊烈火给煎熬般,他和媚晚发生了夫妻关系,还有了孩子,又在他不知不觉中,又失去了那个孩子……还会有什么余地。

  “你有啊!”孟染又平静下来,她安慰似地握住慕棠的手,唇边露出了一个温柔笑容,“慕棠哥哥,你还年轻,你还有大好人生呢,慕棠哥哥,只要你能够抛下媚宫,能够抛下你主子,能够抛下你的那些过去,慕棠哥哥,我们还是可以重新再来得。”

  “媚宫便是我的家,是养我育我的地方,我如何能够抛下。”慕棠心脏一阵猛缩,“不可能的,孟染。”他神色尽然晦暗,他想要笑一笑,却又笑不出,他嘴里喃喃道:“孟染,绝无可能。”即使是死,他慕棠碑上都刻着媚宫三个字。

  “有何不可?你没了媚宫,不要紧啊,我可以把孟家给你啊。”孟染隐忍着胸口翻滚不已怒气,还是缓缓开了口,“慕棠哥哥,只要你肯离开媚晚,离开媚宫,我便把孟家给你,让你做主子。只要你有了孟家的财力,我相信以慕棠哥哥你的武功和才能够,还有我的辅助。慕棠哥哥,我相信,你在不就以后一定可以扬名江湖,并且流芳百世的。”

  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eyhbt.com.cn/chapter/8635/10309405.html
文章摘要:第一百三十四章 梦醒3,排行拿我交通信息,弈天旁蒐远绍非同。

←快捷键 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下一章 快捷键→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广西十一选五 官网 浙江20选5第17147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预测 平特肖规律公式集合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
赌博 大乐透开奖结果走势图 趣赢娱乐 主管78586 安徽快三群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
秒速飞艇是国家开的吗 香港赛马会主论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彩大小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稳赢
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彩票控 特码生肖 河北11选5遗漏值 四川金7乐最新开奖查询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